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企業郵箱

有一天,孩子

發布者:智飛龍科馬      發布時間:2017-08-02 14:28:16      點擊率:1258

    太陽炙熱地烤著大地,車里的空調溫度低的讓人瑟瑟發抖。窗外低矮的瓦坯房,堆成一垛垛的麥秸稈靜靜地立在房檐下,昔日瘦小的玉米苗如今長得近一人高了......“十八村到了”我聽到售票員拖著老長的聲音,慌忙起身利落的收拾一下行李,一股熟悉的氣味在心中彌漫開來,就像是嚼著滿口玉米的時光有著家的味道。
    聽到我回家,電話那頭問幾點鐘到,他去接我。盡管我一再的堅持說不用接,可還是拗不過他。一下車我提著大包小包伸著長長的脖子尋找父親的身影。終于在一顆玉米秸下看到他蹲在玉米葉投下的陰影里,。就在我驚詫那么一片小小的葉子怎么可以如此輕而易舉的將他包裹的時候,父親喊了一聲我的乳名。久違的聲音,被遺忘的名字,還是那么澀澀的笑容。只見父親將抽剩下的煙屁股使勁的往地上擰了兩圈,站起來拍拍屁股伸手接過我的東西。幾個月不見,再見他竟是蒼老到這般地步:滿口釉黃色的牙齒就像只缺腳的破碗,透著凄凄慘慘的荒涼;干巴的臉,樸實的笑容堆砌成歲月的溝壑,我不合時宜的想到最愛的德芙,只是缺少那般絲滑。
    太陽烤的人不停地冒油。只見父親架起膀子,撩起褲子,甩開步子頭也不回的向前走。借著他的影子,我躲躲閃閃的想方設法的拒絕陽光的直射,而父親精瘦的身板絲毫不加掩飾的迎接烈日肆無忌憚的熱吻。驀然發現曾經我覺得頂天立地的脊梁不知何時佝僂如此,偉岸的身軀被日子打磨成瘦削模樣。那只牽著我走過地頭的溝溝壑壑,緊握著我穿過擁擠集市的手寫滿了歲月刀刻的滄桑。在這連綿而來,難以剔靶梳理的生活面前,心目中無所不能的父親終究輸給了時間帶來的苦澀與沉痛。
    似乎很久沒有這么一起吃飯了,飯桌上我滔滔不絕的講述生活的所見所聞。那些新鮮的東西榮父親嘖嘖稱奇,偶爾問上一個“愚蠢”的問題被我粗魯的打斷。我看見他眼神中躲躲閃閃的失落,突然有一種心疼。這個養育我多年的人,曾經溫柔的撫摸我的頭發,驕傲的讓我騎在他的脖子上,傾盡全心愛我的人,現在竟如此小心翼翼,心中頓時懊惱不已。就像《朗讀者》中所說,麥家給兒子的信中提到:有一天,他關上房門,就再也沒有打開過。誰都不知道他在房間里做些什么。這是一位父親面臨孩子成長中而產生距離的無奈。每位父親都試圖理解并靠近我們的生活,請多給他們一些時間,也放慢自己的腳步。他用斑白的雙鬢給予我風華正茂的生命。如果說母愛如絲,那么父愛如麻,粗糙卻厚重,自由而安全。
    有一天,我們會成為別人的父母;有一天,我們會跟不上別人的步伐;有一天,我們被關在孩子的門外;有一天,我們期待能夠回到孩子的模樣。
                                                                                                       (作者:質量控制部 洛西)

广西快三和值走势图今